萦琐唯笺

警察叔叔快来带我走!!!

我我我我我我我…………
今天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孩子带进了lofter坑…………
我有罪…………
我反省…………
警察叔叔我自首!!!!!!!

自家基友想出cos……

基友表示要穿皮套,赛罗无限形态的……
有哪位筒子知道哪里有出租奥特曼皮套的……
在线等,急…………

Nexus我这么爱你你居然要用作文来侮辱我!!!

        纽带是起联系作用的人或事物,人心需要纽带凝聚,力量需要纽带汇集,当今时代,经济世界化的发展,文化的交流,历史的传承,社会的安宁,校园的和谐等都需要纽带,请以“说纽带”为题,写一篇议论文。要求:观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合理。


看到这篇作文题目内心是崩溃的,,,,,要写啥?光明是纽带,需要人与人之间的继承?

嘤嘤嘤。。。。。。





最近的非酋正在偷渡欧洲
……emmmm

【中秋】真•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嘤嘤嘤,十六阴天看不到月亮…………
•其实还有一对要写的…………(葛优躺)




慢慢睁开眼睛,好像,过去很久了呢…………
被他打到消逝归去…………
有些不甘呢…………
但是想想,感觉还不错…………
“怎么,想我了?”
身旁光芒乍现,有些不舒服地眯眯眼睛。
“呵,大神什么时候有空来找我了。”
“陪我看看月亮。”
那漂亮的翅膀在眼前挥动。
“可以呀…………”
从背后抱住他。
“你的翅膀,还是这么硌人。”
———————————————————————————
他多久没出实验室了?
自从那件大事发生后,好像就出来过一次吧…………
真是个工作狂呢…………
再不出来身上就要长蘑菇啦!!!
抱住他的脖子,百般讨好。
“出去休息休息吧…………”
你再这样会累坏的啊!!!
“今天,是地球上的农历八月十六吧。”
“嗯…………大概吧…………”
“去地球吧,那里有个叫月饼的点心,你也该换换口味了,天天吃咖喱饭。”
———————————————————————————
游星朱朗来了一群中国人。
他们送来了传统点心月饼。
“武藏,留一点月饼。”
他突然想到那个人这几天要来。
“嗨,武藏,高斯。”
好吧,说曹操曹操到。
“呦,树里,啊不,杰斯缇斯,这是高斯给你留的。”
脸上一抹红晕,好奇地咬下一口。
“好……甜……”
“要来一个吗?”
“不了,这可是重要的人给你留的呢。”
“武藏!说什么呢!”





【中秋贺文】今天的月亮,很圆

•中秋吗,不就是吃个月饼吗……大概吧
•很短很小,没办法



        赛罗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小萤热衷于在公园里和自己的爸爸玩耍,特别是……在晚上……
         “没办法啊,我很忙的。而且,赛罗你知道吗,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啊。”
         中秋节?赛罗并不知道这个节日。
         “中秋节,是阖家欢乐的日子呢。这一天中国人们会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一种叫做月饼的点心,看月亮。”
          “你是说月球吗?那有什么好看的。”赛罗不禁摘下令人的眼镜看向月球的方向。
          “好……亮……好……圆……”
          “哎?话说赛罗应该还是个孩子吧,你在故乡有家人的吧。”令人戴上眼镜,说出自己特别想问的问题。
         想到自家老爷子,赛罗笑了笑。
         “嗯,我有个老爹……”
         他很强…………
         很帅气…………
         是个不折不扣的战士…………
         更是个好父亲…………
         一提起自己的父亲赛文,赛罗止不住自己的嘴角上扬。
          “捷德!你在给我女儿喂什么东西!”
          突然,赛罗看到朝仓陆笑嘻嘻地拿着个圆圆的东西给小萤吃,准备冲上去。
          “啊,赛罗,那就是月饼啦,还有,那明明是我女儿!”
          “都一样啊。”
         “ 要不要去尝尝月饼?”
          “可以啊…………”
  


            老爹,我想你了
           
           

            “奇怪,我眼角怎么湿了。……哎!小萤,爸爸来了!”
           令人擦擦眼角,跑向了自己的家人们。




          今晚的月亮,很圆。

【扎诺同人文】01.宿敌的女儿?我先养着!

      1.  在这片广阔的星云中,每个生命体都在过着幸福安逸的生活,没有谁会想到,在那宇宙的边际,黑暗正悄悄苏醒…………
        “呵哈哈哈,你不感觉,看着异生兽们将富有生机的星球变得如此死寂是件十分美妙的事情吗?如果,我们再毁上几个星球,我们被封印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怨恨,一定会消减大半的。”裂开的脸,扭曲了笑容。梅菲斯特悠闲地观看脚下那杀戮的场景,向身后的大人表示自己的喜悦之情。
        “随你怎么做,我并不对这种东西感兴趣。”血红色的眼睛,逐渐亮起。
        “果然你念念不忘的还是…………”
        “诺亚奥特曼!”
        “让我一生只能以影子而存在的那个家伙,我只执着于他一个人!”扎基的双手因愤怒高高举起,红黑色的雷电轰然而下,将脚下的行星劈成碎片。
       “不过,要引出他不是易事……哎哎哎?”
       梅菲斯特感觉自己的脸好疼,刚说出这句话,他就感觉出了那个特别的频率,与扎基相反的,只属于诺亚的频率。
       “浮士德,我们该走了。”果然,扎基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宿敌的气息就在附近。
        2.“所以说,就是这么个东西发出了和诺亚一样的频率?”
            浮士德盯着扎基怀里的团子,
           “难不成诺亚变小了?”
          “不,这是个女孩儿。她大概是诺亚的女儿。”红色的双眼,一直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婴。
          这还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了,当扎基感受到诺亚的气息时,发疯般瞬移到一个黑洞附近,令他惊奇的是,发出属于诺亚气息的,居然是个包袱!
         打开包袱,看到的是婴儿样的奈克赛斯。
        “切,这个样子,我们怎么对决啊,诺亚…………哎?这是什么?”
        请善待这个女孩,她叫诺拉琼斯,是诺亚的子嗣。
        一张羊皮纸,从包袱中落出。
        突然,女婴哭了起来。大概是所继承的基因太过强大了吧,一个婴儿的哭声居然震碎了周围飘浮的石头。这时的扎基突然发现,这个和诺亚长得如此相像的女孩身上还散发着黑暗的气息。
         “真是可笑啊,诺亚。”扎基笑了笑,把眼前的团子抱在怀里,“这个孩子,居然是个光暗共同体呢。你说,这孩子被我养大会成什么样呢?”
          大概是感到温暖了吧,怀里的诺拉琼斯不哭了,开始吸收着怀抱她的人的能量。
           “呵?这么小就知道吸收能量了?真有意思。”红色的眼睛眯了眯,等到自己的部下找到自己时,怀里的孩子已经熟睡。“浮士德,梅菲斯特,我准备,养这个孩子。”
       3.梅菲斯特跟着浮士德追上自己的大人,也在好奇地端详着长着和奈克赛斯,应该说和诺亚,一模一样的女婴。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什么?你要养你宿敌的孩子?”不过他又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黑色的眼瞳紧盯着孩子,突然
仰头大笑。
        “真是有趣啊,一个光明使者,生出的孩子居然有着黑暗的气息。”
        怀里的孩子可能被吵醒了,哼唧了一声,扎基换了换姿势,让孩子睡得舒服一些。
        “这家伙的体内还有什么,我不感兴趣。这是诺亚的孩子,那如果我一直养着这家伙,诺亚一定会出现。”
         “这么说,她好像地球上古代中国的郡主啊。”和斋田莉子同体的浮士德十分文艺,将孩子接过来抱着。
         待在一旁的梅菲斯特并不是很高兴,但他突然想到将来这个孩子可以做为他们手上对付诺亚的大牌,如果有趣一点还可以被教育和自己的生父为敌,就兴奋地大笑。
         “我的大人,这不叫养,这叫俘虏。”
         “说的好听点行吗?而且这还是个孩子,我们会真的把她绑起来吗?”
        扎基并不理会自己部下的日常斗嘴,只顾看着这个未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孩子, “以后就要和我们生活了,诺拉琼斯。”拍拍孩子的脸蛋,将黑暗领域打开。
         4.这天是黑暗领域少有的好天气,梅菲斯特不知道又去哪里放异生兽了,浮士德变成斋田莉子的样子做自己被封印之前留下的作业:画家庭画像。
           “爸爸!我背后好痒!”奶声奶气的声音一蹦一蹦,引起了正在闭目养神的扎基的注意。
           “嗯,你后面要长翅膀了。”扎基揉了揉,“还有,我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叫诺亚,你要叫我就叫扎基。”
           “炸鸡?”
          “ 扎基……”
          “ 炸鸡!”
          “…………”
          “干爹!”
         看着诺拉琼斯脸上的微笑,不知为何,扎基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就叫干爹吧。”
         真是不错的一天呢。
         浮士德画着眼前的画面,眯了眯眼睛。
         “老大!诺拉琼斯!看我今天带什么回来了!地球上特产,炸鸡!”梅菲斯特蹦跳着拎着自己去地球放异生兽时候发现的食物。
          “干爹!梅菲斯特叫你!”
          今天天气不错,如果没有天上那几道红黑色的闪电还有自己身边这焦黑焦黑的一团。
          浮士德这样想到。
          5.诺拉琼斯视角
          我叫诺拉琼斯,今年…………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少岁,我从记事儿开始就生活在被干爹称做是黑暗领域的地方,和一个温柔(?)大姐姐浮士德还有一个整天带着可爱(?)的异生兽们到处乱窜的大哥哥梅菲斯特以及干爹过着安逸的生活。
        说到干爹,他真的好奇怪。他和我有一样的能量核心,长得也和他这么像,一度认为他是爸爸的我曾因为这个吃了不知道多少暴栗。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称呼他的名字,我又因多次问干爹我爸爸在哪里而吃暴栗。
         所以,我爸爸到底是谁?
         自从背后变得痒起来以后,我的脑海总是出现一些东西,好像,是格斗招式。但今天的不同,好像,是可以让我从黑暗领域出去的能力…………我尝试着动起身后被干爹成为“诺亚之翼”的翅膀,眼睛一闭,再睁开……这里,好像不是黑暗领域啊…………
         难道,我自己出来了?
         干爹说过不让我在没有他们的陪伴下乱跑得啊!干爹不是说黑暗领域很难出来的啊!干爹说外面的世界很吓人啊!
          不,现在的问题是,我在哪?
———————————————————————————
           做为最强的黑暗魔神,扎基的复活难免引起整个宇宙的关注。当然,麻烦也随之而来。没办法,扎基只好时不时把诺拉琼斯留在黑暗领域带着部下处理麻烦。这一次扎基轰倒的,是暗黑四大天王。
         “走吧,看看这附近哪个行星有好吃的,不能让诺拉琼斯等太久。”拍拍手上的尘土,扎基准备离这四个不自量力的家伙远点。
         “诺拉琼斯?那个传说中诺亚的女儿?几百年都没消息了,听这话,被你领走啦?真是可笑啊,我们的暗黑破坏神居然给自己的宿敌带孩子。”躺在地上的帝斯雷姆轻轻地说着,被梅菲斯特踩在脚下。他想先帮扎基怼回去,但被扎基抬手止住。
          “哼哼,不愧是善于心理战的策谋宇宙人,我不管你听说了什么,想用这个从我这里套出什么,我只说一次:我养诺拉琼斯,目的只有一个:把诺亚的女儿俘虏,把诺亚逼出来,杀了他。”
         “这么多年啦,你逼出诺亚来了吗?扎基,你也不想想,你到底为什么养这个孩子呢?”
         恶魔之爪横在了帝斯雷姆的脖子上,梅菲斯特看到了扎基眼中流露出的迷茫。
         对啊,这么多年了,我为什么要养着这个孩子…………
         突然,被要求早回黑暗领域的浮士德又出现在战场上:“不好了,诺拉琼斯不在黑暗领域!”
         “难不成她会那个技能了?”
         “谁知道!”
         当浮士德和梅菲斯特还在疑惑时,扎基已经飞向了远方。
         
        

【扎诺】脑洞什么的,最爱在考试的时候开了

语文考试时候开的脑洞…………
如果扎基复活了…………
诺亚大神有事抽不开身…………
还没有适能者可以变身奈克赛斯…………
那如果大神有个女儿…………

•ooc绝对有
•人设圆谷的,世界观崩塌中
•不喜勿喷,左上角就行
•并不知道是长篇还是短篇
•cp主扎诺,剩下的没想好

明天开更(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把刚码的文一不小心都删了的)